行業動態Industry News

煤價奇葩V走勢:4年跌幅1年就收復 或再漲10%(21世紀經濟報道) 發布日期:2016-11-03

  煤價V字走勢五理由 分析師認為仍有10%上漲空間
  “今年的煤炭,真是一朵奇葩。其他大宗商品都是L形走勢,它卻只用了1年時間就把前四年跌的都反彈回來了,竟然走成一個V字。它到底如何走出這么波瀾壯闊的走勢的呢?”
  11月2日下午在一次論壇上,涇渭能源價格中心主任曾浩用一個反問開始了演講。
  曾浩首先給大家講了一個段子:“去年有個老分析師跟小分析師說,現在煤炭不景氣,都跌到600多塊了。你能想象當年漲到2000多塊的好時候嗎?”但老分析師沒能料到,短短1年不到,這位年輕分析師不僅見證了煤炭的冰點,還見證了今年期貨市場“絕代雙焦”一波一波持續上漲的壯觀景象。
  曾浩認為,煤炭上演行情逆襲背后有五大主因,分別為去產能276限產政策、山西等地礦難整頓、交通運輸政策調整、天氣及進口煤調節失效。
  煤價逆襲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前日在采訪中還聽說了另一個故事。民營鋼企攀華集團的董事長李興華,近日正在四處奔波找煤。攀華與重鋼合作,為重鋼供應礦石煤炭等原料并為重鋼加工銷售鋼材產品,每個月25萬噸,合同期限為三年。
可合作才剛3個月,生產就無法滿負荷運行。李興華稱,一方面焦煤噸煤成本連月來暴漲600多塊;另一方面,鐵路運輸資源緊張,他在山西采購的焦煤現在還在站臺風吹日曬運不回來。“前陣子是地方能源企業幫我們協調了一批,但還是不夠用。”
  李興華稱,他還找過船走海運,從天津港經長江口,再沿長江運到重鋼碼頭。本來在山西、內蒙等地采購的焦炭成本僅兩三百元,但經過17道水閘和長途運輸后,焦炭成本居然翻了一番。“我近期準備親自去趟山西,去找車皮。”李興華在電話中焦急地說。
  煤價上漲,幾家歡喜幾家愁。
  曾浩稱,由于今年煤炭價格上漲,煤炭企業的效益大幅提升。去年有的煤企1噸能虧100多塊,今年“翻身”1噸凈賺400多塊的都有。“有了工資和獎金,煤企員工們的精神面貌大幅改觀。”
  據曾浩的觀察,2015年至今,煤炭價格的上漲經歷了4個階段:1-3月為平穩期;4-5月為第一個上漲期;6-8月為第二個平穩期;9月至今為第二個上漲期,僅這個階段山西主焦煤價格就累計上漲525元/噸。
  截至11月2日,焦煤主力收盤價1305元,焦炭主力合約1778;對比去年12月低點,漲幅分別高達160%、180%。
  上漲五大原因
  曾浩認為,煤炭能在1年內上演行情逆襲,其背后核心邏輯有五大主因,分別為去產能276政策、山西等主產地礦難整頓、交通運輸政策調整、天氣災害等。
  從宏觀層面分析,國內煤炭行業供給側改革推進有力,大批落后產能被淘汰出清,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供給減少,尤其是今年初出臺的“276”限產政策。
  以往煤炭企業都是按一年330天生產,從今年4月起,為了化解煤炭過剩產能,全國煤礦自4月起按全年作業時間不超276個工作日執行,現有合規產能也按0.84系數折算取舍,作為新的合規產能。
  政策出臺后,山西等煤炭主產省區嚴格執行,大批落后產能被淘汰關停。據曾浩提供數據,去年全年煤礦總產能大約36.6億噸,其中2.7億噸因資源、市場條件所限等早已停產;在產煤礦產能僅有33.9億噸。執行276工作日制度核減后,產能只剩下28.4億噸。此外還有已建成和試運行的約5億噸,276核減后約4億噸。
  去產能推進,再加上嚴格執行276限產政策,在產煤礦加上已建成和試運轉煤礦,總產能共32.55億噸,比去年砍掉了約4億噸產能,占比11%。
  但是年中基建、房地產的開工回暖,鋼價上漲鋼企的煤炭需求也出現上漲,這就造成了供需之間的一個巨大缺口。“國內煉鋼所用焦煤產能過剩的程度本身就比動力煤小一些。”曾浩稱。
  9月,電力行業動力煤供應緊張,發改委等部門緊急開會協調大型煤炭企業釋放先進產能,主要是針對動力煤所增產。鋼鐵行業需求旺盛的焦煤企業卻等并未有增產政策。這部分缺口依然存在。“所以焦煤暴漲,從根本上來說,是去產能帶來的缺口,276政策讓供需缺口進一步增大。”曾浩稱。
  在去產能因素之外,第二個影響因素就是今年山西等地多發的煤礦礦難事故。今年3月同煤集團礦難發生后,山西政府嚴令全省礦企集中停產整頓1個月,有些礦企停產時間長達3個月,停產的影響一直持續到7月。
  山西是國內焦煤主要供應地,這部分產能暫停也從4月起推動了焦煤價格的上漲。
  “9月21日,汽車限載政策出臺,汽運全面收緊;10月,鐵路運費上調,又有多條煤炭運輸鐵路線密集檢修。”交通運輸政策的調整,成為讓煤炭供應緊張的第三大因素。
  本來總產能供應就減少了,運輸條件再收嚴漲價,這就再度提高了煤炭從產地到沿海地區的運輸成本。
  造成焦煤價格上漲,還有第四個不可控的天氣原因。今夏高溫天氣多過往年,電力動力煤供應緊張,價格上漲。為追求利潤,有部分煉焦原煤不入洗直接當成動力煤銷售,供應給鋼企的焦煤也相對較少。此外,今年7、8月份,山西、陜西、內蒙等地多發暴雨天氣,沖毀公路道路等,這也間接影響了煤炭的公路外運渠道。
  以往國內煤炭市場供應短缺,進口煤炭會成為市場有效補充。但今年3月起,國內企業大量采購進口煤炭,導致國際市場焦煤短缺,價格暴漲。而國際煤礦巨頭的產能增加釋放也難在短期內見效,故國際煤價上漲幅度比國內更甚。“進口煤比國內更貴,這就無法對市場進行有效調節。”
  對后市預測,曾浩稱,隨著9月之后大型煤企的先進產能增加釋放,預計四季度焦煤供應會逐步增加,每月增產200萬噸左右。預計到12月,市場會達到基本的供需平衡。
  但曾浩認為,由于馬上臨近年底,安全生產及各地補充過冬庫存等因素影響,預計焦煤價格在2017年仍將小幅上漲,按目前1500塊左右水平算,預計還有10%也就是150塊左右的上漲空間。

聯系我們86-571-86463592

地址:杭州拱墅區湖州街168號

傳真:86-571-86416000

電話:86-571-86463592

企業郵箱:zyw@molnaa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