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業動態Industry News

寶武鋼鐵12月掛牌 設立雙總部模式( 時代周報) 發布日期:2016-11-08

  獲悉,與南北車、中國航運等央企合并不同的是,寶武鋼鐵集團將在上海和武漢設立雙總部,這在國內央企重組中尚屬首次。
  馬國強再一次回到了上海,執掌我國最大的鋼鐵企業——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寶武鋼鐵集團”)。
  10月31日上午,寶武鋼鐵集團在上海召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大會。受中組部領導委托,中組部有關干部局負責同志宣布了黨中央、國務院關于寶武鋼鐵集團主要領導配備的決定:馬國強任寶武鋼鐵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,陳德榮任寶武鋼鐵集團總經理。
  500多天前的2015年6月2日,那是馬國強被任命為武鋼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的第一天。自那天起,武鋼進入“馬國強時代”,以及關鍵改革轉型節點。
  在這500多天里,武鋼這個共和國鋼鐵長子體會著命運的強烈震感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馬國強于寶鋼和武鋼的雙重工作經歷,以及執掌武鋼期間在去產能過程中的平穩處理,為他掌舵寶武鋼鐵集團加分不少。
  “馬國強主要的工作經歷在寶鋼,而最近幾年他對武鋼的工作也比較熟悉,實際上對兩家企業的情況都比較了解,這樣可以避免很多矛盾,更好地處理利益關系。”11月4日,談及國資委緣何選定馬國強擔任新集團“一把手”,中國企業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錦告訴記者。
  據武鋼集團官方微信“幸福武鋼”消息:11月2日,寶武鋼鐵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馬國強,總經理、黨委副書記陳德榮一行到武漢總部召開干部大會,就寶武重組相關工作作了整體部署。這是馬國強就任寶武鋼鐵集團掌門人第三天后,首次以新集團“一把手”的身份回到武鋼。
  記者獨家從接近此次寶武重組事宜的人士處獲悉,與南北車、中國航運等央企合并不同的是,寶武鋼鐵集團將在上海和武漢設立雙總部,這在國內央企重組中尚屬首次。
  上述人士指出,若無意外寶武鋼鐵集團將于12月份在上海舉行寶武鋼鐵集團成立大會。屆時,中國最大的鋼鐵集團企業將正式成立。
  君子以正位凝命。在當前國家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及鋼鐵去產能的背景下,馬國強深知,治下的兩大鋼鐵集團的重組之路勢必任重而道遠,“一年談成,三年完成,五到七年融合。”談及寶武鋼鐵重組之路,李錦告訴記者。
  “最佳人選”
  事實上,今年6月,寶鋼和武鋼公布籌劃集團層面的戰略重組以來,新寶武鋼鐵集團的領導層任免一直備受市場關注。
  外界紛紛猜測,在寶鋼和武鋼合并后,一家總資產超過7000億元、年產能達到6000萬噸、規模位列全球第二的鋼鐵“巨無霸”,到底將由誰來掌舵?
  而此次人事任免的保密工作做得密不透風。9月22日,寶鋼股份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交易報告書(草案)公布;10月28日,兩者分別召開股東大會,在這樣重要的時間節點,都未有新集團的人事任命消息流出。
  直至10月31日,召開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大會,寶武鋼鐵集團的領導層任免才最終水落石出。不過,在10月28日的武鋼股份股東大會上,有與會者在現場觀察發現:“明顯感覺到馬國強的講話立場有了微妙的變化,就像是站在寶武鋼鐵(集團)的立場在說話。”
  在外界看來,由武鋼“一把手”馬國強執掌寶武鋼鐵集團,看似突然,但卻并不意外。
  此前,業內普遍認為寶武鋼鐵集團的董事長和總經理人選,將在原寶鋼集團董事長徐樂江、寶鋼集團總經理陳德榮和武鋼集團董事長馬國強三人中間產生。
  記者注意到,業內呼聲最高的要屬57歲的徐樂江,其為“老寶鋼人”,早在1974年即參加工作,從寶鋼初軋廠起步,一路成為寶鋼集團掌門人。
  通過履歷可見,徐樂江的工作腳步似乎從未離開過寶鋼。而其在寶鋼的搭檔陳德榮,則曾有過杭州鋼鐵集團的多年管理經驗。此外,陳還有10余年從政經歷,1997-2013年,歷任嘉興市委書記,浙江省副省長,浙江省委常委、溫州市委書記等職;2014年7月開始擔任寶鋼集團總經理至今。
  而翻看馬國強的履歷,這位擅長資本運作和財務會計的高管,曾在寶鋼集團工作長達18年,歷任計劃財務部資金處副處長、副部長兼資金管理處處長,寶鋼集團副總經理、黨委常委、總會計師,寶鋼股份總經理等職。
  此后,馬國強于2013年空降武鋼,擔任“二把手”總經理,在原董事長鄧崎琳落馬后,馬國強被扶正擔任武鋼“一把手”。
  在業內人士看來,調任武鋼之后,馬國強在去產能上表現得可圈可點,其在武鋼去產能過程中的平穩處理為他掌舵寶武鋼鐵集團加分不少。要知道,我國煤炭和鋼鐵行業從業人員眾多,國企在去產能特別是人員安置上,存在很大的掣肘。
  在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鋼鐵去產能的關鍵階段,改革什么、如何去產能,都涉及方方面面的利益和矛盾,因此既熟悉寶鋼、又熟悉武鋼的馬國強,顯然眾望所歸。
  李錦對記者表示,寶鋼和武鋼的領導層,代表了兩方的利益,這樣在一個人(馬國強)的身上,矛盾利于解決,更好地利于兩者的融合,“在央企重組中,多是用這種方式,業務和人際關系更加熟悉,利益上不具有排他性,實際上是一個最佳人選”。
  雙總部模式
  11月的武漢,已至深秋。青山區臨江大道段,毗鄰長江數百米處,一組組四層高的紅色蘇式建筑群,如陣列般整齊劃一。這是上世紀50年代興建的鋼鐵工人居民樓,名為“紅鋼城”。
  紅鋼城沉淀了太多老武鋼人的記憶,其西南方向約7公里處—友誼大道999號,兩幢高百余米的雙子建筑矗立,樓頂“武鋼”二字清晰可見。這里是武鋼集團總部所在地,馬國強曾在此辦公長達3年多。
  在鋼鐵行業下滑,產能嚴重過剩,以及前任董事長鄧崎琳涉腐落馬的關口,馬國強臨危受命執掌武鋼。去年武鋼陷入史上最困難的時期,武鋼股份虧損額在上市鋼企中排名第一。而到今年第三季度,情況稍微好轉,實現凈利潤3.7億元,較去年同期10億元的虧損額實現扭虧為盈。
  10月29日,武鋼股份披露,國務院國資委原則同意寶鋼股份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的總體方案。
  據了解,本次合并的具體方式為:寶鋼股份向武鋼股份全體換股股東發行A股股票,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;武鋼股份擬設立全資子公司武鋼有限,武鋼股份現有的全部資產、負債、業務、人員、合同、資質及其他一切權利與義務由武鋼有限承接與承繼;自交割日起,武鋼有限100%股權由寶鋼股份控制。
  根據交易報告書披露,寶鋼集團和武鋼集團將進行聯合重組,武鋼集團股權將無償劃轉至寶武鋼鐵集團,聯合重組完成后,武鋼股份、寶鋼股份均為寶武鋼鐵集團控制的下屬企業,寶武鋼鐵集團將控股合并后上市公司。
  在上述重組方案公布后,外界擔心未來武鋼的身份和地位將出現下降。
  “我們理解武鋼的地位,不是說武鋼集團消失了、‘共和國長子’不見了,最初很多都是誤解。”武鋼集團內部人士向記者澄清,武鋼和寶鋼一起成為寶武鋼鐵集團,兩家都做大了,寶鋼集團的名字也沒有了。
  記者從接近此次寶武重組事宜的人士處獨家獲悉,未來寶武鋼鐵集團將在上海和武漢設立雙總部,“主要是從地域管理方面,如果只設置一個上海總部,對武漢這么一大攤子的駕馭和管理,在信息的傳遞、直達方面還是有缺失的,所以設置了雙總部的管理模式”。
  上述人士告訴記者,對于將來雙總部怎么運營,怎么樣實現高效、比較科學的管理模式,“我個人覺得,我們有關的管理部門比如改革創新部在運籌,怎么來做好這件事情,倒是一大考驗。畢竟是國內首家做這個事情”。
  而在新集團成立后,“一把手”和“二把手”在哪里辦公將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。“寶武集團成立后,董事長(馬國強)和總經理(陳德榮)應該是在上海辦公。”11月4日,武鋼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記者。
  上述人士指出,包括前天(11月2日)董事長(馬國強)在會上還說了一句話:“上海總部和武漢總部兩邊的有些部門的負責人,出現調動都屬于平調。”
  防城港項目重新定位
  10月28日,武鋼集團辦公大樓二樓會議室,武鋼股份2016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在此舉行,會議審議通過了寶鋼股份換股吸收合并武鋼股份等議案。
  “這可能是武鋼股份最后一次股東會了。”一位參會人士對記者表示,如果寶鋼和武鋼合并順利推進,以后單獨以武鋼股份召開的股東大會或將不復存在。
  記者注意到,當天的股東大會,現場前來參會的中小股東不足10人,不過武鋼股份董事長馬國強對于參會股東的提問幾乎是有問必答。
  對于股東關心的寶武鋼鐵合并事宜,馬國強在問答環節表示,重組的目的,并不是簡單的“1+1”,“如果是簡單的‘1+1’,用不著花這么大的力氣來做。”
  馬國強指出,長期以來,武鋼和寶鋼各自發展,形成了今天的格局,但不可否認的是,寶鋼股份和武鋼股份,產品結構高度相似,都是以碳鋼板材為主,主要的產品包括汽車板、家電板等。
  馬國強認為,重組后的協同效應主要體現在五個方面:研發協同,各自優勢研發力量的結合,研發資源的共享,從而可提升產品質量和制造水平;采購協同,武鋼、寶鋼的鐵礦石95%依靠進口,去年兩家鋼企的鐵礦石采購量占全球貿易量的4.8%,合并之后上游議價能力將明顯增強,焦煤、廢鋼、鐵合金等原材料將享受合并的紅利。
  同時,在營銷協同方面,武鋼、寶鋼有著各自的優勢服務區域和優勢產品,合并后有利于降低物流成本,若在核心產品方面進行產銷協同,那么可以在降低惡性競爭的同時,定價權增強,提升盈利的空間。
  此外,在制造協同領域,寶鋼股份和武鋼股份的產品結構均以板材為主,存在同質化競爭的現象,合并之后,企業的制造水平、消耗水平、成本管理水平可得到提升,盈利能力、議價能力將會相應增強。
  最后是規劃協同,馬國強表示,中國鋼鐵行業走到今天,產能嚴重過剩,經營困難,很大因素是鋼鐵企業多而分散,各自站在局部來做決策,“我們雖然沒有能力把全國的鋼鐵企業整合起來,但我們要盡最大努力,按照國家去產能要求,在區域結構調整、產品重點等頂層規劃上協同發展,形成更加有競爭力的市場主體。”
  記者注意到,馬國強所提到的這一規劃協同方面,或體現在武鋼防城港項目和寶鋼湛江鋼鐵項目。這兩大項目,均是寶鋼和武鋼在各自為政時期所上馬的,同時于2012年獲得國家發改委“準生證”。
  根據地理位置可見,湛江鋼鐵和廣西防城港鋼鐵兩大項目均位于北部灣,相距僅200公里左右,輻射半徑相近,產品結構和目標市場也大致雷同。
  “這是大家關心的問題。原來,寶鋼集團要考慮發展,在湛江上項目,武鋼集團要考慮發展,在防城港上一大項目。”馬國強說,未來寶鋼和武鋼聯合重組了,接下來我們勢必要對廣西防城港重新的定位,可能從寶武集團的角度來說,我們重點發展湛江。
  馬國強指出,“廣西防城港(項目),希望與當地政府商議,尋求錯位競爭的方式”,“不能像現在的寶山與青山一樣,你生產300萬噸汽車板,我也生產200萬噸汽車板,大家也都知道防城港、湛江之間的距離,所覆蓋的區域,包括市場(均有重合之處),這也是這次重組到底是為了什么,大家也可以看到,不重組會是個什么樣”。
  武鋼聚焦非鋼產業
  去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,要著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將“去產能”作為2016年全國經濟工作的五大任務之一,要求自2016年起,用5年時間壓減全國粗鋼產能1億-1.5億噸。
  化解中國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工作,已成為中央高層的重大戰略部署,是鋼鐵行業脫困、調整、轉型升級的首要任務、攻堅之戰。在寶武鋼鐵集團合并之際,兩大鋼鐵龍頭,自然責無旁貸。
  根據交易報告書(草案)披露,寶鋼集團、武鋼集團計劃在2016-2018年內分別壓減粗鋼產能920萬噸、442萬噸。
  根據寶鋼集團和武鋼集團壓減產能責任書的要求,寶鋼股份、武鋼股份2016-2017年內分別壓減465萬噸、140萬噸粗鋼產能。
  “整個武鋼集團的去產能目標,預計我們可以在今年全部提前完成,有些工作在推進中,盡量努力在今年之內把所有去產能目標都完成,當然重組以后有沒有新的調整,這個我還不清楚。”11月4日,武鋼集團負責宣傳的人士告訴記者。
  11月2日,在武鋼總部調研期間,陳德榮在總結講話中表示,武鋼是“共和國的鋼鐵長子”,武鋼的“一米七”工程、質量效益型發展道路、管理模式、人才培養、裝備提升等,都推動了中國鋼鐵業的快速發展,為我國鋼鐵行業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,“寶鋼建設初期,在管理和技術上都曾向武鋼學習”。
  記者注意到,陳德榮對未來的武鋼有了一個基本“定調”,他表示,寶武集團要以鋼鐵為基礎,在服務業為主的后工業文明時代轉型發展,集團在華中地區的新產業發展將大有作為。
  據了解,此前曾因“賣紅酒、養豬”而成為行業內外熱議焦點的武鋼,將把非鋼業務作為脫困的另一個“抓手”。未來,非鋼產業是武鋼“十三五”期間的工作重點。
  此前武鋼有高管表示,目前武鋼產業存在業務分散,高度依賴鋼鐵產業,市場競爭力弱,與地方經濟融合不夠、參與度不高等問題,為此研究確認了多元產業發展聚焦向外的思路。
  “武鋼的非鋼產業,將努力地往服務業方面發展,盡量借助寶武集團大的牌子,應該有所作為。”武鋼集團有關人士告訴記者。
  公開資料顯示,武鋼集團早在2012年就開始于主業鋼鐵之外,拓展多元化業務,先后試水高新產業、天然氣、物流甚至食品飲料等多個行業領域。
  武鋼成立了全資子公司武鋼城市服務集團,旗下投資了武鋼快餐、武鋼物華科技、武鋼物業、武鋼旅行社、防城港城市服務以及武鋼農業共6大公司。
  “全國都是如此,現在不能靠著鋼廠吃鋼廠。”武鋼內部人士曾告訴記者。
  相關新聞
  接棒馬國強,劉翔任武鋼集團董事長
  武鋼資源集團11月4日在官方微信發布了一則《陳德榮赴礦山調研》的消息,在消息中可以看到,劉翔已經出任武鋼董事長、郭斌出任總經理。
  武鋼資源集團官方微信的消息顯示,11月3日,寶武集團總經理、黨委副書記陳德榮一行赴大冶鐵礦進行調研,寶武集團副總經理、武鋼集團董事長、黨委書記劉翔,寶武集團副總經理、武鋼集團總經理、黨委副書記郭斌,寶武集團副總經理張錦剛等參加調研。
  這是武鋼方面首次發布馬國強離任之后集團高層的人事消息。

聯系我們86-571-86463592

地址:杭州拱墅區湖州街168號

傳真:86-571-86416000

電話:86-571-86463592

企業郵箱:zyw@molnaang.com